邵阳县股票配资味精工业废水处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水源污染威胁中国,威胁中华民族的生存,我国最大的污染源之一—味精工业废水的排放量每天10000吨,PH值3.5,含有大量有机物和非蛋白氮,严重地污染着水源,我国的环保工作者呕心沥血地奋战了多年,就因为没有找到一种产出大于投入的治理方法,而战胜不了金钱和眼前利益的驱动,味精生产废水每天源源不断地,流入过去养育了我们祖先,现在养育着我们,将来还要养育我们邵阳县股票配资子孙后代的江河湖泊。

  广东省佛山市生产力促进中心,目前正在进行一项邵阳县股票配资(已申报发明专利,申报号:01104156.0)科学发现(味精工业废水-谷氨酸母液用作反刍动物的NPN邵阳县股票配资饲料添加剂)的实际应用研究。这个项目可以说是一种廉价高效的新型饲料或原料研究,也可以说是一种味精工业废水利用方法的研究。如获成功,浓缩后的味精工业生产废水将可直接利用作为饲料原料,由于处理成本大大降低,利用工艺简单,最终产品-新型高效NPN(非蛋白氮)饲料添加剂的价值较高(目前市场售价在2500—4000元),综合利润大,市场前景好,使得长期阻碍味精工业废水处理的投入大、产出少,一次性投入后还要长期花钱处理的困难问题得到根本解决,变花钱治理为借钱处理,变亏损治理为盈利治理,找到了一条以治理养治理、以环保养环保的路,为全面彻底解决我国味精工业废水污染创造了条件。

  味精废水中含有大量的有机物质和含非蛋白氮、硫(或氯)的无机物质,非常适合微生物生长,而有害于除反刍动物及个别动物如兔以外的其它生物(包括江河湖泊里鱼虾),同时也直接伤害了饮用该水源的人类本身,通过破坏水中动物生态平衡,又进一步造成对环境水源水质的严重损害。污染严重的河段,水的颜色发黑,味道发臭(如淮河河南省周口下游段)。但也正因为味精废水的成分,使这它具备了优质NPN饲料的基本条件(有利于反刍动物瘤胃内微生物蛋白工厂的利用):无毒,含有丰富的非蛋白氮,结构主要以与有机物络合、聚合形式存在,含有大量氨基酸、蛋白质和糖。

  NPN(非蛋白氮)饲料是国际上公认的用于反刍动物饲养、能有效补充草料蛋白不足、有效增加反刍动物产肉量和产奶量的营养性饲料添加剂。国际上19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,20世纪60年代在畜牧业中实际应用,现已广泛使用,成为畜牧业不可缺少的一种营养添加剂,每年的使用量达几百万吨,NPN饲料添加剂对国际反刍动物饲养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我国20世纪60年代才开始研究NPN饲料添加剂,90年代纳入国家“八五”科技攻关项目(85-16-03),但一直以来主要应用于粗饲料的氨化处理方面,NPN饲料添加剂制品虽已研制出不少,但原料成本高、生产效益低,一直未能形成较大规模的生产;由于产品成本高,价格降不下来,阻碍了市场的发育成长,掩盖了真正的需求。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高蛋白、低脂肪的健康饮食已日益成为大众的选择,以草料粗纤维饲料为主的反刍动物饲养,将成为解决我国国民肉食来源的重要发展方向,而蛋白质饲料不足妨碍着畜牧业的发展,因此NPN饲料工业化生产和广泛应用成为我国畜牧业发展不可缺少的因素。即使在目前状况下,我国每年NPN饲料添加剂的实际需求量也超过万吨(美国每年NPN饲料添加剂使用量超过100万吨),我国畜牧业发展迫切需要一种低价格、高品质、能大量工业化生产的NPN营养饲料,随着我国畜牧业的发展,分散游牧方式的改变,科学饲养知识的普及,NPN饲料添加剂品质提高和价格下降,NPN饲料的需求将成倍。

  增长。按我国目前牛羊总量计算(1亿头牛3亿头羊),假设1/3牛羊饲料中粗蛋白不足并有条件使用NPN饲料,每日每公斤活重使用0.5克NPN饲料,每天就需要上千吨,我国味精工业每天排入江河的上万吨废水(固型物8%)就可被完全利用,同时有力促进了我国牛羊畜牧业的发展。

  我国以中国农业大学、湖南农业大学研究的规模生产NPN饲料舔砖配方、工艺及选型、调整的生产设备为代表的NPN饲料(添加剂)规模生产、应用的配套技术已成型,制舔砖应用方式已具备了单机批量生产的能力,适合规模生产同时又符合反刍动物营养要求的NPN饲料配方设计技术已成熟;其它的NPN饲料添加剂使用方式如青饲料的氨化和粉状(颗粒状)饲料的强化处理技术也早已成熟,只要在处理方法上稍作调整即可应用。项目的可行性得到了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负责人孟庆翔教授,和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负责人王加启博士的认可和支持。

  但该项目成果推广使用的基本条件,是味精生产企业必须有治理其废水污染的动机和决心,动机来自政府的行政命令、民众的舆论压力,和管理者的道德良心;决心来自压力、资金和技术。该项目成功只是找到了治理后的一条出路,但如不进行味精工业废水治理,项目成功也毫无意义。如果仅从解决NPN饲料原料的角度来看,要在固型物7—8%的废水中提取生产原料,就必须在味精厂旁建废水浓缩厂,除了设备投资以外,地皮和厂房不易解决,废水成分的恒定也难以保证,因此对投资商毫无吸引力。如果站在味精生产企业的角度,必然先考虑目前的企业利润水平是否能让企业长期经营下去,是否值得再投资;如果站在味精生产企业管理者个人的角度,则还要受到个人处理与国家、集体利益关系态度的影响。但如果站在国家的角度综合考虑那就变得简单可行了,管理部门可将环保作为味精生产的必须组成部分来要求,这就形成了压力。首次浓缩可多提取近10%的谷氨酸钠(淀粉原料),产出完全可以弥补厂房和设备的投资,在此基础上再浓缩虽然需再增加投资1000多万元人民币,但得到固型物达60%的浓缩液,加氢氧化钙或氢氧化钠中和为PH7,每吨成本约为600元,如制作固NPN饲料,每吨浓缩母液加入400公斤淀粉、尿素、赋形剂等辅料,生产出1吨NPN营养饲料(舔砖或颗粒),原料成本约为1200元左右,生产成本不超过200元,售价按2500元计算,利润空间达40%,完全可以项目。

  利润弥补项目的投资(回收期3—4年)。生产添砖的设备投资,如采用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的技术及推荐的设备,年产5000吨舔砖只须30万元人民币。以治理收益弥补治理投资的可行性显而易见,问题是治理的投资来源及使用,谁来考虑,谁来落实。

  我们为祖先留下的干净水源呼吁,为后代子孙呼吁,为这个项目呼吁,希望大家都来关注和支持这个项目,关心养育了我们祖先和我们,将来还要养育我们子孙后代的水源。(2001年7月30日摘自《中国青年报绿网》谢海明)泊里鱼虾),同时也直接伤害了饮用该水源的人类本身,通过破坏水中动物生态平衡,又进一步造成对环境水源水质的严重损害。污染严重的河段,水的颜色发黑,味道发臭(如淮河河南省周口下游段)。但也正因为味精废水的成分,使这它具备了优质NPN饲料的基本条件(有利于反刍动物瘤胃内微生物蛋白工厂的利用):无毒,含有丰富的非蛋白氮,结构主要以与有机物络合、聚合形式存在,含有大量氨基酸、蛋白质和糖。

  NPN(非蛋白氮)饲料是国际上公认的用于反刍动物饲养、能有效补充草料蛋白不足、有效增加反刍动物产肉量和产奶量的营养性饲料添加剂。国际上19世纪80年代就开始研究,20世纪60年代在畜牧业中实际应用,现已广泛使用,成为畜牧业不可缺少的一种营养添加剂,每年的使用量达几百万吨,NPN饲料添加剂对国际反刍动物饲养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我国20世纪60年代才开始研究NPN饲料添加剂,90年代纳入国家“八五”科技攻关项目(85-16-03),但一直以来主要应用于粗饲料的氨化处理方面,NPN饲料添加剂制品虽已研制出不少,但原料成本高、生产效益低,一直未能形成较大规模的生产;由于产品成本高,价格降不下来,阻碍了市场的发育成长,掩盖了真正的需求。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高蛋白、低脂肪的健康饮食已日益成为大众的选择,以草料粗纤维饲料为主的反刍动物饲养,将成为解决我国国民肉食来源的重要发展方向,而蛋白质饲料不足妨碍着畜牧业的发展,因此NPN饲料工业化生产和广泛应用成为我国畜牧业发展不可缺少的因素。即使在目前状况下,我国每年NPN饲料添加剂的实际需求量也超过万吨(美国每年NPN饲料添加剂使用量超过100万吨),我国畜牧业发展迫切需要一种低价格、高品质、能大量工业化生产的NPN营养饲料,随着我国畜牧业的发展,分散游牧方式的改变,科学饲养知识的普及,NPN饲料添加剂品质提高和价格下降,NPN饲料的需求将成倍。

  增长。按我国目前牛羊总量计算(1亿头牛3亿头羊),假设1/3牛羊饲料中粗蛋白不足并有条件使用NPN饲料,每日每公斤活重使用0.5克NPN饲料,每天就需要上千吨,我国味精工业每天排入江河的上万吨废水(固型物8%)就可被完全利用,同时有力促进了我国牛羊畜牧业的发展。

  我国以中国农业大学、湖南农业大学研究的规模生产NPN饲料舔砖配方、工艺及选型、调整的生产设备为代表的NPN饲料(添加剂)规模生产、应用的配套技术已成型,制舔砖应用方式已具备了单机批量生产的能力,适合规模生产同时又符合反刍动物营养要求的NPN饲料配方设计技术已成熟;其它的NPN饲料添加剂使用方式如青饲料的氨化和粉状(颗粒状)饲料的强化处理技术也早已成熟,只要在处理方法上稍作调整即可应用。项目的可行性得到了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负责人孟庆翔教授,和中国农业科学院畜牧研究所负责人王加启博士的认可和支持。

  但该项目成果推广使用的基本条件,是味精生产企业必须有治理其废水污染的动机和决心,动机来自政府的行政命令、民众的舆论压力,和管理者的道德良心;决心来自压力、资金和技术。该项目成功只是找到了治理后的一条出路,但如不进行味精工业废水治理,项目成功也毫无意义。如果仅从解决NPN饲料原料的角度来看,要在固型物7—8%的废水中提取生产原料,就必须在味精厂旁建废水浓缩厂,除了设备投资以外,地皮和厂房不易解决,废